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驰意畅 悦读分享

 
 
 

日志

 
 

引用 象头山掠影  

2008-07-14 08:38:49|  分类: 风景发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云梦遥象头山掠影

       引言:“象岭飞云”是惠州“西湖八景”(上世纪约70年代命名)之一。象岭,是指象头山,象头山位于博罗县境内,是离惠州市区最近的一座高山。“象岭飞云”被列为“西湖八景”之一,源于游人在西湖边漫步,或在惠州西湖上荡舟,均可远望观赏象头山“乱云飞渡”的壮观景象。博友“云梦谣”不辞艰辛深入尚未开发的象头山腹地,以其诗人般的笔墨,将披着薄薄面纱的象岭跃然纸上,博主拜读,回味无穷。特此引用,谢谢“云梦谣”。

  清吴骞有诗云:“崚嶒秀杰自罗浮,恰与白云作应求。飞到岭边云不去,湖光添得数峰秋”。诗中“岭”指“岭南第一山”罗浮山的支脉象岭,俗称“象头山”。知道象头山,因“象岭飞云”为惠州西湖十景之一,民间也有“象岭飞云十里,天下吉祥如意”的传说。曾在西湖遥望,象头山在天边的云霭中若隐若现,今天终于有机会撩开它神秘的面纱,走进其中一窥究竟。

 

  层峦叠翠 繁花似锦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罗浮山因葛仙人而富盛名,冲虚观内更是常年香火不断,作为罗浮山的支脉象头山却少了“仙气”,也许正因为此,象头山才保留了它的原始生态以它独有的风貌逶迤于岭南大地上。

我们乘车到达象头山脚下已是上午九点多,从山脚向上望去,只见一座座山峰刺破天空,站在山下,一种攀爬的欲望陡然而生,只遗憾时间匆忙,只能以车代步。沿着山路驱车而上,山路的右边是石壁和突起的“石蛋”,有的石壁上还有山泉渗出,山路的左边是各种不知名的植物。车越往上行,视野越开阔, “象岭嵯峨,云态特异”,象头山以云著称,可此刻阳光明媚,天空万里无云,虽遗憾错过了云海奇观,却也得以沉醉于林海美景。

象头山大小共165座山峰,群峰绵延起伏,放眼望去,郁郁葱葱的密林将整个象头山盖了个严严实实,翠色横空。不同的植物不同的绿色拼成了绿色的彩带蜿蜒于山岭之上,又见一道白色在绿带上若隐若现。时值旱季,山中的峡谷——雷公峡已经干涸,只留下河水搬运来的大量鹅卵石在河床上叠积。若是骤雨初歇,想必这峡谷定如一条玉带缠绕在碧峰上,这是怎样的仙境啊。《博罗县志》记载:“长溪中有石如画舫,谓之石船,相传为黄野仙遗迹。”“去马尾泉数百步,大石当中流,宛如画舫,谓之石船。两岸石壁,若刀刻、若虫蚀、凹者凸者,断者续者……为山中胜处。”因在车中,未能辨别哪个巨石才是仙人的遗迹,却能感受到这些被河水冲刷了几千年的巨石静静地躺在那里从密林的缝隙中享受阳光,仿佛一位饱经风霜的历史老人打量新的一切。今天的象头山和白垩纪时不知有何不同,也许经过亿年的变迁,看过了称霸地球一亿六千年的恐龙从眼前消失,又有数以千万计的掠食者在此孕育、成长、灭绝,直到人类文明的出现,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人来象头山溯溪探险,这座屹立亿年的象岭将会带给人们越来越多的奇迹。

峰回路转,山愈峻路愈险,打开车窗,林风阵阵,花香扑鼻。“鬼点火!”目光顺着友人的手指方向看去,只见满树怒放的白花,火是红色,这一树雪白的花不知为何被称作“鬼点火”,后来才得知,待它花落结果之时将是一树绯红,这个美丽而忧伤的名字像它的花一样绽放在这峻岭之上只等生命燃尽。走下车,又见荷花树也开了满树的白花,更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争奇斗艳。据介绍,象头山上一共有一千六百多种植物,许多都是国家重点保护植物,原始森林当中,还藏了300多种野生动物,300多种昆虫,溪流中生活着数十种鱼类,这里简直是一座自然宝库,保存了亿年的历史遗迹。

车行山中,凉风袭来,思绪飘忽,层峦叠翠、繁花似锦的象头山让我在原始的林海中体会了岁月的沧桑,在自然的怀抱中寻到了心灵的宁静。

 

  鬼斧神工 象岭奇石

 

正陶醉于飘来的花香,车停了下来,路边有一巨石,看去,仿若一头大象。原来这就是“象头石”。

象头山,顾名思义,它的由来与象有关。查史料得知,象头山名的由来,颇有浓郁的神话色彩。据明朝黄佐所撰的《罗浮山志》载:“唐武后(武则天)遣使入山(罗浮山)采药,至此(平云阁)迷路,祷于山神。是夜群象踏山,迟明路开。大学士张文立碑以纪其事。”罗浮山神请天上神象为唐代女皇武则天的采药使者踏山开路的神话传说,见诸志书。而正是这群象中,有一头最为高大的神象依恋罗浮仙境,不愿离去。驱象天使一步一鞭,这象却一步一停。快到罗浮山脉东麓时,这神象索性长卧不起。任由鞭笞,就是不走。驱象天使无奈,只好将它一剑毙命。这神象面朝南海,庞大的身躯逐渐化为平坦的山谷,四肢和脊柱逐渐化为大小峰峦,坚厚的象皮也变为纵横的阡陌,那象头山化为高峰,却依然高昂着回望罗浮山。后来,人们就称这座大山为象头山。

象头山上的象头石使我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听说这座象头山遥望着便是大象的形态,然而我身在山中,不能识得它的面目,此刻在象头石的面前才更加清楚此山便是象头山。走近细看,大象的眼下似乎有泪,原来是一只哭泣的大象,是当初驱象天使一剑刺痛了它了吗?还是因未能呆在罗浮仙境而感忧伤?象头石,你不该哭泣的,你不见这苍茫天地间、神奇秀丽的象头山上风光无限?你不见这繁花似锦、林涛阵阵?你不闻这潺潺水声、啾啾鸟语?这里虽少了香火,可也胜似仙境啊。

象头山形成于白垩纪的火山成岩,山体基岩形成的花岗岩石蛋风景,除了这个象头石,还有仙桃石、蘑菇石、鳄鱼石、沙发石等奇石。可惜因时间的关系未能一一观赏。一路上看到了大大小小的“石蛋”却使我浮想联翩。白垩纪是恐龙的时代,一个个巨大的“石蛋”会是“恐龙蛋”吗?当然不是,我更愿视它为“生命之蛋”,经历了亿年的风风雨雨,多少轮回,多少回忆,全部凝固,以一种永恒的存在形式守在那里,一守便是上亿年,它们最终也没有孕育出生命,我才明白,原来有一种守候可以甘心情愿地绽放亿年寂寞的美丽。

 

  潺潺流泉 曲径通幽

 

下山的时候,车行至一小路停了下来,下了车,远远便听见了潺潺的水声,寻着水声沿石阶而下,石阶大约有一米宽,人工修砌而成,弯弯曲曲地通往密林深处。

好久没有在这样幽静的小路上行走,鸟语花香令人心旷神怡。习惯了每天在城市中行走于宽敞的大路上,几乎忘记了还有这样的曲径等待自己去寻觅。人生的道路就如曲径而非大路,曲径顺应了自然,然而却被人们遗忘,也许在人们的心底都藏着一份“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情怀,但少了吟诗的人,曲径也随着消逝了。曲径妙就妙在你根本不知道它通向哪里,所以漫步其中,你可以放飞想象的翅膀去想象“幽处”的景致,到了尽头便是无限的惊喜。

耳边的水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真是个惊喜,只见一泓清泉在石间流淌,泉水清可见底,将手伸入水中,凉意袭来顿觉清爽,掬起一捧放到唇边,这天然的甘泉让人迷醉,如果千百年前,东坡喝下用此泉煮的茶,恐怕这里会成为第二个“卓锡泉”了。目光溯流而上,不远处的水流因一巨石形成了一个小瀑布,泉水倾泻而下,水帘亲吻着石壁发出悦耳的响声,奏出了美妙的乐曲仿佛绿带上刻着的音符。

沿着山溪,我们又去寻革命的足迹。罗浮山上的冲虚古观是东江纵队的革命旧址,象头山上也可寻到他们的足迹,曲径深处,洞天朝阳。沿着一人工渠蜿蜒走了数百米,来到一块巨石下,这个巨型“石蛋”突出峭壁的部分足有一间房子大,正前方写着“洞天朝阳”几个大字。这里曾是东江纵队曾光等游击队员到象头山隐蔽休息的地方,一块刻有“大小人洞简介”的石碑记载着此事,这里怪石嶙峋,山势险峻,山泉瀑布飞花,因此我们未能去“大小人洞”,只在下边驻足片刻便离开了。

潺潺的山泉,奇险的溪石,曲径深处,我们得以窥得象岭更多的秘密。

 

从象头山刚回到家中,天便下起了雨,骤雨初歇,象头山外的西湖又可以看见“象岭飞云”的美景了,而被雨水冲洗过的象头山,那林、那花、那石、那溪又将是怎样一番美景啊,我又开始心驰神往了。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